浏览器搜索《权臣火葬场实录zkblg.com》,就可以看到权臣火葬场实录最新章节。
    慕容澹飞快将衣带系上,目中闪过一丝杀意,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看见你肩上的疤了啊!燕燕,他们是不是打你了?你怎么这么多伤也不告诉我?疼不疼啊?”虞年年放下皂角等物,就赶忙上前就要扒他的衣服,想要查看伤疤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慕容澹刚才为什么凶巴巴的抵触,但也顾不上太多,只一味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体上了。

    慕容澹天生多疑,即便平日里虞年年看起来再单纯无辜,他也不免心生猜忌,想着虞年年刚才到底看去了多少,“早就没事了,你不必多管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早年他在凉州时候,与敌人拼杀,或者与野兽缠斗留下的,皆是英勇的勋章,怎么可能是愚蠢的被那些人鞭笞的?

    凉州与晋阳皇都风气不同,凉州地处边塞,崇尚武力勇者,负伤多者,死里逃生,只会让人更加敬佩。晋阳则无论男女老少,皆追寻光洁细腻的躯体,秀丽柔软的体态。

    慕容澹自然是为自己肩上深陷的疤痕为自豪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腰侧的小弯刀,出鞘,就算他慢吞吞的架在虞年年脖子上,这种小废物也反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