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器搜索《权臣火葬场实录zkblg.com》,就可以看到权臣火葬场实录最新章节。
    隔日,来自凉州的兵士快马加鞭送来了信件,是老王妃写给慕容澹的。

    足足写了七卷竹简,可见心中是多盛怒难耐。

    慕容澹看都没看,便将竹简都搁置了,大抵以后也不想再看了。

    兵士跪在地上,忐忑的看了慕容澹两眼,忽然道,“殿下,老王妃说她写了您也不一定想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写了寄过来做什么?”慕容澹凉凉道,这话不像是疑问,倒像是质问。

    “老王妃说她写写,无非就是宣泄,图个痛快,您看不看是您的事儿,但她想告诉您的,便由属下的口来说。”兵士忙不迭又补充,提前做好预防,省的受罚,“老王妃说了,属下是替老王妃传话,代表的是她,您不能轻易处罚属下。”

    他不待慕容澹回复,便壮着胆子,学做老王妃的语调同他讲,“第一件,乌孙分明地处凉州上方,他们的人,是如何进到晋阳的?不是你暗中纵容的,还有谁能这么大能耐?你当真是长本事了,连你父王的薄情寡性学的十成十,也不顾他们在晋阳王都,会造成多大的骚乱,你只顾给你叔叔添乱,旁的什么都不顾了!

    第二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