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逃命(1 / 2)

玖儿没有理会慕容钰,撑着最后一丝力气,跃上城墙,再跳来的时候,视线开始有点模糊了。直落到一半便失去了方向感,生生摔跌下来,尼玛,这钩果然是淬了毒,左边的肩头在慢慢失去知觉。

玖儿用匕首狠狠地扎了自己一刀,尖骨的疼痛让她又清醒了过来。

拿了一根树枝咬在嘴里,单手捏紧了轮回钩,使劲一拔……

那轮回钩竟然生有倒钩,这强力之下,生生拔出来一大团鲜红的血肉!

玖儿瘦肉的身子不停地颤抖,冷汗淋淋而下。

慕容钰的身子很快也纵了下来,看着玖儿无声无息地趴在地上,按以往的经验,这女人早该昏迷了。

低头探过去,突然,一把匕首出奇不意地挥了过来。

直直**了他的咽部……

那一刀刺得刚刚好,既没有让慕容钰马上死掉,也能让他不敢动弹,血一直奔涌出来,湿透了半边衣裳,脸色苍白,不出半个小时,他就该死翘翘了。

玖儿的唇角浮现一抹诡异的笑意,像死神不怀好意的玩笑。

这个女人,他妈的是不是人啊?都血肉模糊了,还能强撑着刺他一刀,这是慕容钰最后的意识。

很快有大批的侍卫涌了上来,将玖儿包围住。

“快放了太子殿下……”

玖儿剧烈地喘息着,刚才为了刺慕容钰这一刀,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“全部退后,你们的太子,已经中刀了……他现在在流血……如果你们想让他死得更快,就过来吧!”

这不是威胁,而是提醒,侍卫们有所顾忌,纷纷后退。

“放一匹马过来……”玖儿大声喝道。

那侍卫忌惮着皇太子的生死,很快将一匹黑马放了过来,玖儿左手完全失去了知觉。她用右手费力地翻身上马,轻轻勒紧缰绳,将慕容钰给推倒下来。

调整了方向,策马朝着南边一路狂奔,怀里的紫玉匣抱得紧紧的。

狂风吹着她瀑布似的长发飞扬,整个人如同一支离弦的箭……

身后的侍卫们如附骨之蛆,紧追不舍。

尼玛,这是什么毒药,玖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一点一点地消失……

她拔出匕首,再次插向了自己的大腿,稚心的痛楚,她拧紧了眉头,要清醒,要撑住,只差最后一步了……

夜色之中,正前方出现一片黑莽莽的群山。薄薄的雾气,如玉带一般缠绕在半山腰,看起来若隐若现,那是什么地方?

再转身看时,身后的追兵竟然停了下来。

难道他们有所顾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