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凶手现形(1 / 4)

忽然秦婕妤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猛地拍了一下脑袋:“啊呀!我怎么忘记我爹了呢!”

说着秦婕妤急忙拿出笔墨:

爹爹,女儿不孝,宫中惹事性命堪忧,望能救儿于水火。

写完秦婕妤仔细地吹看上面的墨汁,长舒了一口气,就像是了却了一桩心事。将那信叠好放在了信封里,藏在了首饰木盒锁上这才去睡觉。小樊却暗自替她可怜,就算她求谁都没有用,因为清郡公主已经起了杀机了。

小樊等了许久,直到听到秦婕妤微微的鼾声这才悄悄地下来,偷出了那封信才将木盒关上这才离开。

过了一会,秦婕妤慢慢地坐了起来,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那个首饰盒。果然如之前玖儿猜想的那样,这个清郡公主果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。幸亏之前没有真的下手,不然的话自己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呢!

拿到秦婕妤亲笔信的清郡公主赏了小樊一支玉钗:“这次的事情办得不错,拿笔来。”

“臣妾惶恐,听信洛伊灵谗言,心生恶念,杀了瑜妃的孩子。后悔不及,今以死谢罪,不望能得皇上原谅,只求一死以谢罪天下。”

清郡公主满意地看着自己写的秦婕妤的“自绝书”,她从来都是会模仿别人的字迹,只要拿到别人的字她就可以写出一样的字来。这次倒是帮了她大忙,清郡公主将信折好放在了小樊手里。

“动作利索一点,自杀的。”

“……是……”小樊结果那封信放进了怀里。

小樊在秦婕妤的住处来回地转悠,可是却始终找不到秦婕妤一个人的时候,而她心里的排斥也让她在不停地拖延时日,这让清郡公主很不满意,为这事呵斥了她多次。虽然心有怨言,可是小樊却依旧忍耐着。

秋高气爽,秦婕妤因为心情不畅,跟那些小主子一句不合便吵了起来。一个人生气地离开,小樊急忙跟了上去。之间秦婕妤一路上不停地咒骂着,向冷宫的方向走去。

路越来越偏僻,落叶也越来越厚,秦婕妤见自己来到了冷宫忍不住皱眉说道:“晦气!”

她生气地转身离开,却不知道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当她走到冷宫拐角的时候,忽然被人从背后捂住口鼻。她惊恐地挣扎着,可是背后那人却一记手刀敲在了她的脖子上,瞬间她便觉得眼前一黑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小樊快速地驾着秦婕妤像冷宫后面的护城河走去,好在这里人烟稀少,倒是没有遇到什么人。可是还没到护城河,忽然有人呵斥道:“什么人?!”

小樊吓得一下扔掉秦婕妤,便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