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 紫衣衫 第八章 恩怨情仇十年期(1 / 7)

雏龙 素锦布衣 2709 字 2个月前

子时。

南若苏孤身一人再次来到鹳鹊楼,等他到来之时,鹳鹊楼下已经有一人在那里等侯了。

此人一身黑衣,左半边脸颊上,带着一具银白色的面具,月光撒下来,面具熠熠生辉,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。

他的手里拿着一柄长剑,随意站在鹳鹊楼前,即便是黑夜也掩盖不了他那出尘的锋芒。

由于白天刚刚下过雨的缘故,白龙城街道的青石板上,依旧残留着水渍,夜色也微微夹杂着些许凉意。

但是黑衣人却身如标枪,一动不动,虽然衣着单薄,但却双目炯炯有神,似乎冰凉的夜色,于他而言,再也普通不过,早已习以为常。

南若苏依旧一袭白衣,身后还是负着他那柄三尺青锋,他的步履仿佛丈量过一般,每一步的距离都相同,不多一寸,不少一厘。

悄然无声的行走在白龙城街道的青石板上,即便是脚下偶尔才道青石板上残留下来的水渍,也丝毫没有一丁点声响传出。

更溅不起一丝一毫的水花,此刻的他,仿佛一片鹅毛般,轻若无物。

来到黑衣人身前,南若苏正眼打量了他一番,有些失笑的问道:“怎的如何如此打扮?”

“少爷!”

黑衣人拱手行礼,喊了他一声,道:“免得被人瞧见我的相貌,带来不必要的麻烦!”

他的声音很轻,仿佛夜空中的微风一般,却给人一种很很舒服的感觉。

南若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没那个必要,这个地方向来没有外人存在,你是不是太小心了一点?”

“小心一点终归没有坏处!”

黑衣人轻声道:“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,属下可不想因为我个人的原因,搅了少爷精心布置了多年的局。”

“怜冲,你是知道的,一直以来,我都将你当做亲兄弟一般看待!”

南若苏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以前,你是我南若苏的兄弟,以后自然也是!”

“怜冲知道!”

沈怜冲眸子微凝,道:“当初如果不是老爷跟少爷您,就没有我沈怜冲的今日,我沈怜冲这条命,一直都是属于老爷跟少爷您的。”

“知道就好,希望这件事过去之后,你还是喊我大哥,我不喜欢少爷这个称呼!”

南若苏抬头看了一眼子时万籁俱寂的夜空,不再多言,抬脚便向鹳鹊楼里面走去。

听到他的话之后,沈怜冲的眸子瞬间明亮了起来,怔怔的着他的背影,心里暗暗说了一句:“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我大哥!”

眼看南若苏都已经一只脚